九转天玄 第六十七章 勉强苏醒

发布时间:2020-02-18 14:45:08 来源:宜宾律师网

九转天玄 第六十七章 勉强苏醒

天星的状态十分不容乐观,面色苍白如纸,右臂的断口虽然已经被包住,但是鲜血还是渗透了卫生的白布,左臂无力地搭在胸口处,身上仍有大大xiǎoxiǎo的无数伤口,左腿筋肉被活生生的剖开,伤口深可见骨。

天星勉强将眼皮撑住,虽然眼帘之中映入的是一片昏花,但是他还能依稀看清眼见的东西。纵使是他醒了过来,但是,xiǎo狼也知道,天星如此情况,也就不见得伤势愈合恢复。

“xiǎo……xiǎo狼?”

天星费劲地看清眼前的身影,顿时有些惊讶,想要挣着坐起来。

xiǎo狼连忙上前,轻轻按住了天星:“你想死么?伤还没有好。”

“我……我的伤?这是在……哪里?”天星翕动着嘴唇,十分虚弱。

“你还好意思説,在巅山,要不是我路过,把你救了回来,你现在説不定早就化为一块冰雕了。”慕容xiǎo狼柳眉倒竖,狠狠的道。

天星用尽全身力气,将目光集中在已经空空如也的右臂处:“我……我这是……”

然而,没有等慕容xiǎo狼再做回答,天星的虚弱就不允许他勉强支撑了,头一歪,是费力才让自己没有晕过去的,但是他仍旧是感到眼皮沉重的要命,呼吸之间,牵动全身伤势,隐隐作痛。

“你怎么了?”xiǎo狼顿时有些慌张,微微晃了晃天星的身体。

天星轻微摆了摆被夹板固定着的左臂,费劲地道:“我没事,这里……是你们猫人族聚居的地方么?”

xiǎo狼扫了他一眼,道:“对,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受如此严重的伤呢?”

天星叹息一声,现在微微一动都会牵扯他全身的疼痛:“説来话长,我们去参加五大宗派举办的交流会,本来获得了冠军,可是没有想到,他们五大宗派居然在我们离开的途中下手偷袭,结果,我遭到了重创,就昏迷过去了。”

慕容xiǎo狼撇了撇嘴:“这么看来,你们带队的人也太不仔细了,没有保护好你们,居然能让对手有机可乘。只不过……你的伤……”

天星愣了一下,他现在只能説话罢了,就连头都不能转动,自然也是意识到了伤势的严重。

“父亲説,他虽然已经是尽力救你,但是你实在伤得太严重了,一条右臂直接消失,全身骨骼断裂,还不説内脏的创伤,就算是能不能活下来都两説,更不用想之后的修炼了……”xiǎo狼略微叹息一声,道。

天星早就知道自己目前的状况绝对不会好,xiǎo狼将濒死的他带回猫人族中,为他疗伤,已经算是对自己非常不错了:“你又何必自责呢?如果不是你,我説不定早就已经被埋葬在雪之下了,这么算来,我倒是还欠你一条命呢。如果我真的伤势严重,命中逃不过此一劫,那也不是谁可以改变的。”

正説话之间,天星内脏的伤势又被牵动,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让他感觉全身痉挛一般,喉咙一甜,险些咳出血来。

慕容xiǎo狼心中一惊,连忙下意识的运转起自己体内的能量,想要输入到天星身体之中,帮助他疗伤。

天星的面部已经痛苦到扭曲变形,但是他强压疼痛,还是轻轻动了动手:“xiǎo狼,不要为我疗伤,我们的能力属性不同,会发生元素反应的,你……你快将能量轻轻引动到我的胸口处一部分,我自行就可以解决了。”

慕容xiǎo狼diǎndiǎn头,催动体内力量,轻轻在天星胸口一diǎn,便马上收回,生怕触动了他的伤处。

嗡嗡,暗金红色的光芒突然亮起,在天星胸前绽放光辉,宛若一个xiǎo太阳,照得整个侧室明晃晃的耀眼。慕容xiǎo狼被那闪烁的光泽也是吓了一跳,身影敏捷的退后几步,略微眯上了眼睛。不过,她是猫人,光线对她的影响可以説是微乎其微,很快,慕容xiǎo狼就看清了那光团是什么。

一柄长达三米的金戟,静静的悬浮在天星身体的上方,从其戟尖处淡淡闪出一条光带,连接到天星的全身,伴随着一次一次的律动,不断输送能量。而天星的本体,也自动凝聚出一道光芒同那长戟进行不断循环。

那柄金戟,通体暗色,戟柄主要是一条条赤红色和暗金色纹路交织而成的,不知为何,此戟的出现,顿令慕容xiǎo狼的心底猛地浮现出一股畏惧与敬仰,甚至连天星半闭合的眼镜都不敢直视了。

天星在那暗金色光泽的照拂下,苍白的脸色也显得略微红了一些,显然xiǎo有好转。

转过头去,天星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发愣的慕容xiǎo狼,嘴唇微微一动,慢慢地道:“xiǎo狼……”

慕容xiǎo狼连忙上前:“怎么了?”

天星扫了一眼四周,猫人族的房间都是连体的,并没有什么墙壁,与族内正厅也只是有一条不长的通道之隔罢了。似乎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慕容xiǎo狼起身,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确信没有什么人了,才向天星diǎn了diǎn头,再次坐在床边的凳子上。

天星满意的露出了微笑,淡淡的道:“这柄长戟……它是我最大的秘密了,你救了我一命,我应当相信你,不要把它告诉别人,好吗?”

慕容xiǎo狼愣了一下,接着diǎn头:“没问题,我答应你了。只是,为什么它会帮助你疗伤呢?”

天星呵呵一笑:“这柄暗金色的长戟,名叫杀戮之戟,我与它已经基本融成契约,这是一柄有灵气的兵器,它可以自主散发出循环式能量,帮助我来恢复体内的伤势。不过,也是多亏了你们帮我。”

慕容xiǎo狼略微思索一下,接着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天星,有了这柄长戟,你估计你的伤势能够恢复到什么程度?”

“我不知道,现在,我能够感觉得出,我体内的经脉受损严重,就连灵盘都险些被毁,虽然你们帮我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我此生怕注定是一个废人了。不过,有了杀戮之戟,也可能会有一丝希望吧。”天星皱起了眉头,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允许他长期説话,才与xiǎo狼交谈几句,肺腑传来的剧痛便让他不得不闭起了双眼,静静恢复。

慕容xiǎo狼看着天星,也是叹了一口气,修炼偏房距离正厅不算太远,仅仅与族长的卧室一墙之隔而已,拉下屋内床边简易的帘子勉强遮住杀戮之戟所散发出来的光泽,慕容xiǎo狼站起身来,缓缓走出打坐室。

然而,仅仅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她便再度冲了进来,神情匆忙,额上汗珠隐隐浮现,似乎遇到了什么急事。一副慌张,束手无策。

就在她刚刚离开打坐侧室,准备来到地底洞穴之外放松一下时,却在门外正好遇到了猫人族的慕容羽。

慕容羽,是慕容xiǎo狼在整个猫人族之中最为厌烦的人。慕容羽是慕容xiǎo狼父亲二弟的儿子,也就是慕容xiǎo狼的堂兄。但是,猫人族一向对于近亲通姻并不忌讳,所以,哪怕是同一血缘的两位猫人,也可以结为夫妻的。猫人族长的二弟觊觎猫人族政权已久,但是大哥目前正处于鼎盛,他不敢动什么。所以,他又心生一计,让儿子慕容羽尽力去勾结猫人族长的唯一女儿慕容xiǎo狼,以在将来把握权力。

慕容羽今年只有十六岁,也是基本与慕容xiǎo狼同岁,但是却要比xiǎo狼大两个月,他虽然是年纪轻,但是刻苦修炼,实力不弱,加之相貌出众,已是猫人族近千同龄人中的翘楚。

当然,慕容羽比起慕容xiǎo狼,还是差了一diǎn。本是堂兄妹,但是他却对慕容xiǎo狼垂涎三尺,不论是从身材、外貌还是实力方面来説,慕容xiǎo狼都是绝对的天才。也因此,慕容羽千方百计想要接近xiǎo狼,但是每一次都碰了冷钉子,久而久之,xiǎo狼一见到这个令她作呕的家伙,就速速闪开。

她不是什么脑筋转不过弯来的猫人,慕容羽想要接近她的目的,xiǎo狼可是一清二楚的很。

而就在刚刚慕容xiǎo狼离开猫人族长居住的洞室之后,正好在碰上了慕容羽。不难猜到,慕容羽是早早像一块牛皮糖一样守候在门口的。

“xiǎo狼,这是出去走走啊?”慕容羽凑上来,笑眯眯的套近乎。

慕容xiǎo狼瞪了他一眼,这种伎俩早都司空见惯了:“是啊,堂兄这么巧啊。我正要出去透透气呢。”

慕容羽两只不算太尖的耳朵动了动,脸上笑容更盛,却隐隐露出一丝无奈的尴尬:“呃……我这也是刚刚修炼完,想要散散心,就遇上你了,要不咱一块去外面的森林里走一走?”

慕容xiǎo狼从鼻子中哼了一声,虽然附近除了不断走动的猫人守卫以外并没有谁,但是她还是不能对慕容羽太过于冷硬:“那就不必了,堂兄还有自己的事情,我就不耽误了,xiǎo狼告辞。”

一边説着,她微微对慕容羽diǎn了diǎn头,便是避之不及一般向后缓缓退去。

韶关十佳妇科医院
赤峰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治疗男科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