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头上的风波

发布时间:2019-12-09 21:41:35 来源:宜宾律师网

  核心提示:前些日子,香港首席大法官马道立驳回了香港律师会提出的“事务律师上庭时也应佩戴假发”的请求。

  前些日子,香港首席大法官马道立驳回了香港律师会提出的 事务律师上庭时也应佩戴假发 的请求。这个请求令人意外。经过TVB法庭戏熏陶的人都知道,佩戴假发上庭的传统源自英国,是否佩戴假发是区别大律师和事务律师的最明显标志。

  而在英国,自200 年起就启动了假发存废的讨论,反对声音占上风。因此,2008年10月,假发新规实行:除了审理刑事诉讼案件的法官必须佩戴假发,其他法官和律师可以选择不戴假发。

  但香港律师会会长叶礼德对这一裁决表示失望: 我们担心,陪审团审判过程中可能会有一种戴假发的人更优秀的看法。 戴,还是不戴?真是个问题。

  假发与法律的传奇故事

  德国学者K.茨威格特、H.克茨合著的《比较法总论》一书中这样描写英国法官: 在欧洲大陆国家人士的心目中,关于英国法官,常常有这样一幅浪漫的图像:他们身着绯红色的长袍,头戴巨大的假发,在一所镶嵌华丽的法庭上进行审判。

  这应该不是英国法官的平常着装。因为自16 5年起,黑色就正式被规定为便装法袍的主要色彩,红色法袍属于正装,一般在审理刑事案件和重大礼仪场合才会穿着。至于假发,有人认为源自1587年苏格兰女王玛丽被处死。据称临刑前玛丽女王请求给她一点时间整理妆容、写遗嘱,这在当时的法律中是被允许的。履行处决令的法官却一点情面都不讲: 不行,不行,女士你必须马上死。早晨7点到8点之间必须要死,一刻都不能拖延。 这一行动遭到了英国律师界的强烈反对,认为这是对法律的蔑视,他们决定戴上假发,以显示公正无私、不偏不倚地进行辩护的决心。

  但这种说法更像个传奇故事。姑且不论律师们公然跟王权作对不合理,还有更关键的一点是:假发在当时并没有流行开来,这从亨利八世(伊丽莎白一世之父)的画像中可以得到佐证。

  假发是17世纪在路易十四的身体力行下成为时尚的,并于17世纪60年代由复辟的查理二世带回英国。英国人塞缪尔 佩皮斯曾在其日记中数次提到假发,称 很有型 ,而在166 年11月2日的日记中,他说自己剃光了头发,定做了假发: 告别自己头发还是有些许伤感,但一切结束了,我就要戴假发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假发进入法庭才成为可能。

  最初假发对法官和律师来说,只是时尚装饰物,并无特定的法律含义。18世纪中后期,英国人逐渐抛弃了假发,1764年,伦敦假发制造商为此向乔治三世请愿,要求通过法律强迫绅士们戴假发。而法官和出庭律师却保留了戴假发的习惯,并最终使之成为塑造法庭庄严感和仪式感的重要标志物。

  法律源于公开仪式

  美国学者哈罗德 J.伯尔曼在《法律与宗教》一书中认为,法律和宗教共同具有四种要素:仪式、传统、权威和普遍性。 法律的各项仪式,也像宗教的各种仪式一样,乃是被深刻体验到的价值之庄严的戏剧化。在法律和宗教里面需要有这类戏剧化,不仅是为了反映那些价值,也不仅是为了彰显那种认为它们是有益于社会的价值的知识信念,而且是为了唤起把它们视为生活终极意义之一部分的充满热情的信仰。

  穿黑袍戴假发正是这种仪式感的体现。伯尔曼还说过: 法律像宗教一样源于公开仪式,这类仪式一旦终止,法律便失去生命力。 这可以解释为何一牵扯到假发的存废,就会引发巨大的争议。2008年假发在英国退场时,持反对意见的反而是年轻人。英国年轻律师委员会主席汤姆 利特尔表示,年轻的律师愿意在法庭上戴假发,由于这样可以使他们看起来更加成熟稳重。

  美国和英国同属普通法系,但美国人只保留了法袍,却摒弃了假发。澳大利亚和香港一样,沿袭了英国的司法传统,法官和律师是戴假发的。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为减少情势、促进和谐,取消了戴假发;到1987年,听说因为发生了多起针对司法人员的袭击,于是戴假发又恢复了。而2007年英国展开假发存废的大讨论时,澳大利亚也有回响,传统派和改革派各执一词。

  改革派的反对理由之一,就是法官和律师的行头太贵。英国宪法事务部曾公布一名高等法院法官的 行头费 :两件红色长袍和一件丝绸长袍1.5万英镑;假发1295英镑;宣判死刑时戴的黑帽子89英镑;马裤665英镑;鞋和带扣2 5英镑;黑色丝巾 20英镑。翁静晶的文章也写到,假发太贵,香港影视界又热衷于拍法庭戏,怎么办?因而行内经常有传闻,戏剧道具组的人为了省钱,派人混进法院偷取大律师们休息时放下的假发。

  而传统派坚持戴假发的理由,可以香港大律师Jacky Lai的话为代表: 有些人或许觉得戴假发显得荒诞,但另一些觉得它是一群人的标志,这群戴着假发的人正在用一种逻辑的、权威的方式思考。

小孩脾虚的症状
小儿便秘的几个原因
孩子消化不良吃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