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五年前

发布时间:2020-02-18 10:01:30 来源:宜宾律师网

五年前,玉珍为金锁嫁过一回。

金锁是玉珍的大儿子。玉珍的二儿子叫银锁。那时玉珍还想为男人生铜锁、铝锁、铁锁,但玉珍生下银锁的第七个月,男人就做了短命鬼。男人在鄱阳湖里捕鱼,突然刮起狂风,下起暴雨,船翻了。玉珍跌跌撞撞跑到湖滩上。玉珍的眼前黑乎乎的一片,耳畔也满是轰隆隆的雷声。嚎哭着的玉珍要跳进鄱阳湖,但被村人死死拉住了。金锁也从家里跑来,抱着玉珍的腿哭喊着,娘,娘,弟弟饿得哭了要吃奶。金锁这话就如一盆泼来的冷水,浇醒了玉珍。自己眼一闭,死了就死了,可两个儿子怎么办?玉珍只有断了死的念头。

后来,玉珍终于把金锁和银锁拉扯大了。按说玉珍该歇口气了,可玉珍又为金锁的婚事急得夜夜睡不踏实,金锁已二十八岁了,仍没哪个女人肯上门。一是玉珍家太穷了,村里许多人家都住进了楼房,可玉珍家住的仍是低矮的泥坯屋。二是金锁太老实,嘴又笨,讨不到女人喜欢。以前,老实的男人很吃香,许多女人都想嫁个老实男人。现在的女人看不上老实的男人,老实男人不会挣钱,老实也成了窝囊废的代名词,嫁给老实的男人意味着过一辈子穷日子。另外,金锁的头上小时候生了癞痢,现在他的头上没几根头发,露出的头皮疥疥疤疤的,尽管玉珍求了不少媒人做媒,但女人一见金锁,一探听到玉珍家一贫如洗的情况,就摇头了。更让玉珍心烦的是,金锁若没结婚,银锁也不能结婚。这儿有种风俗,哥哥没结婚,弟弟一般也不能结婚。若弟弟先结婚了,那哥哥就会戴一辈子窝囊废的帽子,再没一个女人会看上哥哥了,也就意味着哥哥会打一辈子光棍。因而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弟弟不会先结婚。但银锁也二十五岁了,银锁同梅子已好了四年。梅子已为银锁上过两次医院。梅子总催银锁结婚,说她不能再等了。这回,梅子哭着对银锁说,你明年正月若不娶我,就不要再见我。在农村,一般都在正月里结婚。正月里没农活干,村人都有闲,结回婚至少要四五十个人帮忙。若农忙季节,就请不到人帮忙。另外,在农村,灯节前村人觉得年没过完,还一直沉浸在喜庆欢乐的氛围里,这种氛围也适合办喜事。金锁也不止一次对玉珍说过,娘,让银锁先结婚吧。玉珍却摇头。金锁就叹气,我知道娘不想让我打单身,但我不能耽搁银锁。再说我也看开了,打一辈子单身就打一辈子单身。金锁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想打一辈子单身的。任何男人也不想。玉珍说,你若打一辈子单身,那我怎么向你死的爹交待?总有办法的。

春生也为金锁的婚事发愁。按说,春生只是玉珍的邻居,他根本用不着操闲心。但春生一直同玉珍好,已好了二十年。若不是春生帮衬着玉珍,单凭玉珍一个人,很难把金锁银锁拉扯大。那时春生抢着帮玉珍干耕田耙地的重累活,手上有钱,总塞在玉珍的枕头底下。春生很想同玉珍光明正大睡一床被子,在一口锅里吃饭。但玉珍怕同春生结婚了,到时春生有了自己的小孩,对金锁银锁就不好了,会让金锁银锁受委屈。因而玉珍就对春生说,你愿意等,就得等我两个娃成家了再娶我。春生真的一等就等二十年。若金锁结婚了,银锁也很快会结婚,那他也可同玉珍一块过日子了。

春生极想金锁明天就能结婚,可去哪儿给金锁找个女人呢?春生把他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女儿想了个遍。终于想到了一个女人。这女人叫月英,是春生表姑父的女儿。月英不但会干田地活,而且对老人极孝顺,脾气也好,说话细声细气的。月英同金锁见面了,都看中了对方,但月英却提出了一个极其苛刻的条件。月英要金锁做上门女婿,说好照顾她爸。在农村,做上门女婿是极没面子的事,也会被人瞧不起。生的孩子同女人姓,因而愿做上门女婿的男人极少,许多男人情愿打一辈子单身也不愿做上门女婿。金锁也不愿做上门女婿。月英说,那你让你妈嫁给我爸,我爸有人照顾了,我也放心了。

玉珍思来想去答应了。

但春生一万个不想玉珍嫁给月英的爹。玉珍哭了,你说我该咋办?眼睁睁地看着我的金锁打一辈子单身?……我也不愿意嫁给他呀!

玉珍嫁给月英的爹的第二年,月英的爹得肝癌死了。

春生极高兴,这回玉珍总可以嫁给他了。玉珍也这样想。但玉珍一万个没想到的是银锁竟想让玉珍嫁给乡党委书记的爹。前几天,刘书记把银锁叫到办公室,并让银锁坐,还亲自给银锁泡了杯茶。银锁受宠若惊,话都说不顺溜,刘、刘书、记……咋这、这么客、客气?刘书记关心地问银锁,来乡里几年啦?银锁说,八年了。银锁高中毕业后,进乡政府当了个打杂的,啥活都干,乡政府的任何人都能使唤银锁干活。刘书记又问,想转正吗?银锁说,想,想,做梦都想。银锁说的是实话,他太想成为正式工了。银锁因是临时工,每个月才拿 00块钱,收入是在编职工的五分之一,过年过节的福利也是正式工的一半。而且没地位,受人歧视,干的活最多,挨的骂也最多。刘书记就把他的意思说了,我爹年轻时就看上你妈了。瞧我妈才去世几个月,他就这样。

银锁一口应允下来了。

玉珍却不同意,玉珍想嫁给春生,以前若不是你春生叔帮衬我,那我早累死了。你们俩是春生叔养大的,他就是你爹。银锁说,这样的爹没有更好,他不但帮不了我,而且会成为我的累赘。嫁给刘书记的爹多好,你一进他家,就可餐餐吃香喝辣的,更主要的是我可以转正,成为正式工。玉珍还不同意。银锁朝玉珍跪下了,娘,求求你了,为了我再嫁一回吧。玉珍啥话也说不出了,只有泪水簌簌地往下淌。娘,你不答应我,我就一直跪着。玉珍竟笑了,好,娘答应你。我为金锁嫁了一回,也该为你嫁一回。嫁一回是嫁,嫁二回也是嫁。嫁一回同嫁二回有啥区别呢?……玉珍却再说不下去了,号啕大哭起来,哭得极其伤心,眼泪鼻涕糊满了坑坑洼洼的脸。

(编辑:郭婧涵)

黑龙江男科医院咋样
哪些药物治疗勃起功能障碍
怎么样治疗盆腔炎
友情链接